缅甸的仰光(图片资料)

西方错过了中国经缅甸向孟加拉湾的突破

CC BY-SA 3.0 / Wikimedia Commons/mohigan
评论
缩短网址
0 220

中国与缅甸将加快建设中缅边界至孟加拉湾经济走廊。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喆在同缅甸非正式领导人昂山素季会晤及同缅甸11个相关部门领导人举行的工作会议上表示。宁吉喆于11月24-27日对缅甸进行了访问。

双方就对接两国经济发展规划、务实推动走廊建设、重点项目合作达成了广泛共识。中缅经济走廊,从昆明至若开邦皎漂港经济特区,全长1700公里。将在那里同中方一道建设深水港及工业园,这是该走廊的前期项目之一。另一项目是铺设连接中国云南与孟加拉湾的铁路。该铁路实际上将与现在运营的油气管道并行。

港口与铁路项目前些年曾被冻结。10-11月双方就其重启达成一致,并在进行技术经济方面的可行性研究。双方都希望在具有最大透明度、通过竞标的条件下实施这些项目,并严格控制其成本估算。不排除围绕这两个项目出现的突破也将促使双方开始大规模的电力合作项目——铺设从中国至缅甸沿海地区的输电线路。

中缅加快建设的走廊,经过族裔冲突以及政府军与武装团伙对峙的地区。不过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阿依达·西莫尼娅并不认为,这是影响项目实施的严重障碍。在她看来,政府全面控制局势,能够确保建设及未来项目的安全。

阿依达·西莫尼娅指出,中国善于灵活利用围绕缅甸出现的国际形势,填充西方资本离开缅甸后出现的空白。

西莫尼亚说:“当整个西方都因难民问题反对缅甸之时,中国却支持它。中国恰好是在难民重返与被遣返过程中给予物质上的援助。中国非常希望这个问题得到解决。这关乎自己边境的稳定以及能否确保联合项目的实施。有必要援助缅甸,因为它实际上正处于与西方隔绝状态。对缅甸来说,恰恰是因为处于西方——美欧的强大压力下,同中国发展经济,才是唯一的出路。”

军政府统治下的缅甸,西方以侵犯人权为借口,同它断绝了所有经济与金融联系。当时中国有远见地利用了这一点,迅速扩大了自己在这个国家经济中的存在。当时西方错过了中国进入缅甸的机会,但当美国总统奥巴马允许西方同缅甸合作的时候,全部有利可图的商机实际上都已被中国资本占领。

现在似乎一切都在重演。因在罗兴亚难民问题上同西方有矛盾,缅甸又被西方孤立。在此背景下缅甸再次开始积极逢迎中国。据阿依达·西莫尼娅预测,现在美国无法阻碍缅中项目的实施。西方似乎又晚了一步——中国仍在加强自己在缅甸的经济存在。而且这种存在对这个国家非常有利。

中缅两国宣布加快联合项目实施的背景是,近来从马来西亚、马尔代夫、斯里兰卡不断传来有关重审同中国合作协议的呼吁和声明。其中,据路透社11月26日透露,马尔代夫新财长易卜拉欣·埃米尔在访问新德里时称,本国的大多数中国项目价格虚高,因此将对它们重审。这位新财长说,将来马尔代夫的目标将在降低基建成本的条件下签约。他还举了中国在马累建医院的例子:建筑开支达到1.4亿美元,比竞争对手一开始提出的5400万美元高出很多。

中国坚决否认自己的基建项目让马尔代夫落入债务陷阱。北京希望马新政府能继续推行吸引投资的政策。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认为,一些国家打算重审同中国的商业项目的背后有政治因素存在。

王志民说:“我认为,这其中不乏政治原因。从经济层面讲,中国与其他国家推进‘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对于这些国家都是有利的,对于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和马尔代夫而言也是如此。关键问题在于,我们在和这些国家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时候,忽视了如何处理同这些国家反对党之间的关系,对一些国家政权更迭会带来的影响没有足够的预期。因此,今后中国在同其他国家合作时要更加重视风险评估。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挑战,也会对‘一带一路’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这些国家违反合同的行为,对国家的国际信誉而言是巨大的损失。从长远来看,‘一带一路’作项目对这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是有利的,我们也不必过度担忧。我相信这些国家还会重新审核叫停的项目的话,再重新启动落实进程,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例如,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建设、英国的欣克利角核电站以及非洲的一些合作项目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带一路’大部分的项目是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方面的,这些项目不是中方一家受益,而是双赢、多赢的。总体来说,这些小插曲不会影响‘一带一路’合作的大局。”

不过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昨日发表的声明倒尤为引人注意。他曾一度推迟了一系列同中国合作的基建项目。但据新华社报道,11月27日他在官邸会见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代表团时表示,马来西亚欢迎来自中国直接投资,希望实现互利共赢。新华社还称,中方考察团还与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马来西亚全国工商会、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等举行会议,了解了马来西亚当地政策及商务投资环境。

关键词
缅甸,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