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

中国未受南亚与东南亚国家政治变化影响

© AFP 2018 / Ahmed SHURAU
评论
缩短网址
0 91

2018年在南亚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发生了重大政治变动。在巴基斯坦、尼泊尔、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总理更迭,马尔代夫选出新总统。例如,尼泊尔新任总理奥利一向带有亲华标签,而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相反,是利用反华这张牌赢得的大选。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专家阿列克谢·库普里亚诺夫认为,这些国家政治高层的人事变动丝毫没有影响到它们的对华政策。

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两个国家来说,中国实际上是唯一的巨额投资来源国。阿列克谢·库普利亚诺夫认为,正是这些投资帮助这些国家实现经济上的突破,实施全国性项目。它们除了中国,别无选择,因此不管这些国家政治局势如何变幻,最终都不得不依靠中国企业,中国资金。

尼泊尔,无论谁上台,不管他是亲印度,还是现任总理——原毛派人物,都必须在中印之间保持平衡。这让它得以保留独立,最主要的是,不必最终依赖中印两个国家中的一个。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个国家同中国的关系具有长期特点,最主要的是,具有战略特点。

阿列克谢·库普里亚诺夫说:“至于巴基斯坦,那里在对华关系上存在共识。主要是在军事领导层内部以及民选领导层内部,还有民选政治领导层与军事领导层之间。这种共识表现在,每当遇到困难时刻,中国都是巴基斯坦经济与政治发展的唯一保障。前总理沙里夫表现出了于军事高层之外的很大独立性,甚至同它发生冲突。有时中国牌被用于国内政治斗争,以便以某种方式扩大更多的权利。”

这位俄罗斯专家指出,正如选举表明的那样,现任总理伊姆兰·汉很受民众欢迎。但他只有在获得军方支持后才能上台。军方非常愿意同中国发展关系,因为他们非常现实、务实。他们明白,中国是巴基斯坦发展的唯一保证。甚至还有一种观点,也是巴基斯坦独立的担保。阿列克谢·库普里亚诺夫预测,正因为如此,2019年巴中关系发展将加快速度,因为国内政治斗争消失了——这种斗争在沙里夫执政时阻碍了巴中关系在一些方面的发展。

中国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指出,本地区一些国家的政治变动是它们的内部需求,并没有受到来自中国或印度的什么影响。

张家栋说:“从这些国家与中国和印度的关系来看,与上一次大选相比基本上都实现了反转。尼泊尔从亲印度的国大党执政,再到相对亲华的共产党执政。马尔代夫则从亲华的政党执政,变成亲印的政党上台。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南亚国家的政治变迁,就是由中国和印度等外部因素所决定的。南亚国家的政治变化,主要源于其国内政治经济因素。政治变化对这些国家的对华关系确有影响。印度媒体就曾非常担心,斯里兰卡的政治动荡可能让它更靠近中国,削弱新德里在科伦坡的影响力,可能对地缘政治产生影响。现在斯里兰卡政治又回到过去,但斯里兰卡国内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摩擦仍然存在。但是,这些变化是以南亚国家自身利益为中轴展开的,最终还是会回到最有利于南亚国家利益的方向上去。很多南亚中小国家虽然不能完全避免来自大国的干涉与影响,但是其内政也越来越具有独立性。很多国家在政治变化以后,确实会产生外交政策变化。但是,这一变化是其内政调整需要所导致的,不是相反。南亚国家也不会愿意单边地依赖中国,而是更愿意在中国、印度和其他大国的竞争与接触中谋取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南亚政治因选举而发生周期性变化,是一种常态,对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冲击与影响也是一种常态。中国需要适应南亚政治的这一特征。”

马来西亚总理在选举中大获全胜后,推迟了一些有中方资本参与的基础设施项目的实施。但正如阿列克谢·库普里亚诺夫指出的那样,“这不是停止‘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合作”。在他看来,这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国内政治游戏。同中国签署的不平等商业协议,经常成为南亚和东南亚的热议话题。它给了反对派指责政府没有充分维护国家利益的理由,这种政治手腕往往非常有效,尤其是在选举前,就像在马来西亚。新当选总理重新审视一系列有中方参与的项目,这也是为了赢得国内政治斗争的分数,在某种程度上在更优惠的条件下为马来西亚重新签订先前的协议。

关键词
东南亚,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